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2月22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人物介绍】缅怀茉莉芬林宏庆先生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06322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人物介绍】缅怀茉莉芬林宏庆先生

华中65届 丘瑜

2018年1月31日

林宏庆先生(1949―2015)不是华中学生,也不是教师或者教育界前辈,他只是一个商人,东爪哇小市镇茉莉芬的一个商人,可是他有一颗真诚的心,他用一生的事迹在教育史上谱下了一首赞歌,在印尼华文教育的历史上树立了里程碑,值得后人,包括与他素昧平生的华中子弟永远尊敬和怀念。

2003年,在泗水召幵的印尼第二届全国华文教育研讨会的总结会议上,大会主席符福金老师发出了发展三语国民学校的号召。2004年,泗水新中三语学校、峇厘文桥三语学校、茉莉芬茉华三语学校先后诞生了,在印尼华文教育史上写下了新篇章。

2006年5月,我们夫妇俩与雅加达十几位华文教师组团去东爪哇观摩学习,我们参观了泗水新中三语学校后,坐火车前往茉莉芬。茉莉芬是东爪哇南部一个县级小市镇,人口不到20万,华人人数不到一万。根本没有条件办华文学校,而他们居然办起了三语学校,创造了奇迹,令一些犹豫数年,强调建校困难的人们汗颜不巳。

办校的确困难重重,难于想象。

没有校舍怎么办?林宏庆先生慷慨借出了原卷烟厂厂房作为临时校舍,在里面搭建了两间有空调的教室,还买了一些儿童游戏的玩具,因陋就简,开办了幼儿园。

没有正规教师怎么办?林宏庆先生从中国东北请来了母女俩幼儿园教师,做母亲的原是解放军文工团团员,会唱会跳。让她们住在林宏庆先生的家,林太太亲自下厨,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照顾不远千里而来的中国教师。

没有学生怎么办?林宏庆先生、吴德平老师他们挨家挨户动员家长把子女送来读书,学生不足怎么办?他们就用汽车每天到附近城镇接送孩子前来茉莉芬上学。

经费不够怎么办?林宏庆一个人咬着牙齿硬扛着。

林宏庆先生就是这样,用一个又一个的行动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是怎样的钢铁意志在支撑这些年过半百的人花钱、花精力、花时间办这样的大事?茉华三语学校的负责老师吴德平说,他们是Bonek(敢死队),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就是有这种大无畏的精神。

我们参观简陋的校舍时,只能用“震惊”这样的词来形容我们的心情。我们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的眼睛。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群大方、活泼、快乐的孩子们,他们都能用简单的华语和我们沟通,而且令人惊奇的是,孩子们说华语没有一点爪哇腔,说的都是一口字正腔圆的地道北京话。中国老师还让学生们表演几支舞蹈欢迎我们。

我们还听说茉莉芬的茉华学生,有一次和本市其它幼儿园学生一起做户外活动。茉华的学生上下车排队,次序井然,听从纪律,不随意乱跑,其他幼儿园的学生望尘莫及。

在茉莉芬这样一个华人人数不到一万的县级城市,不用太高的资金,办出一间高素质,有声有色的三语国民学校幼儿园和小学,曾经在印尼巡回教学近一年,培训印尼华文教师的中国资深教师郭平老师感叹地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一个小小的奇迹参与了伟大的历史,我非常佩服!”

茉华三语学校得到了家长们的认可和学生们的欢迎,学生人数不断增加,教室不够用了。2006年,林宏庆先生毅然做出决定,主动捐赠苏加诺-哈达大街一块4765平方米的地皮,并开始建起四层楼的教学楼。

从东爪哇回雅加达的列车上,我们心潮澎湃,议论纷纷,并于2006年5月30日在《千岛日报岛》发表了《关于举办“印尼三语学校交流座谈会”的倡议》。倡议人是雅加达华中的丘瑜、巴中的陈美致和八华的梁荣升。我们倡议在2006年12月26至28日在中爪哇或者东爪哇的某个城市举办印尼三语学校交流座谈会,交流创办三语学校的经验和教训;制定办校的方向、方针和政策;讨论在发展三语学校中遇到的困难、阻力和解决办法;从而形成相互支援、互相帮助,群策群力的局面。

华文解禁以来,三语学校纷纷在印尼各地林立,更多的热心人士在计划酝酿之中,在踌躇徘徊之际,要办怎样的学校?资金怎样解决?教师、生源又该如何解决?要怎样进行学校管理?要怎样坚持下去?这些实际问题成了大家渴望解决,希望交流的关心主题。因此,举办三语国民学校交流座谈会的倡议引起了教育界的共鸣,得到了大家的极力支持。

在这个时刻,又是林宏庆先生挺身而出。他没有开大会的经验,茉莉芬也没有开过这样的大会。可是他义不容辞,为了印尼华文教育,主办了这场大会。在茉莉芬举办三语国民学校交流座谈会是时代的需要,是华文教育发展的必然,成为三语学校的里程碑,将载入印尼华文教育的史册。

200多位各地学校领导和代表以及华社和教育界热心人士,不辞劳苦,辗转换车,从全印尼各地,包括棉兰、楠榜、坤甸、打拉根、三马林达、马辰、麻里巴板、锡江、巴鲁、丹格朗、雅加达、西爪哇、中爪哇、东爪哇、峇厘岛、龙目岛14个省32个城市赶来参加这次盛会。

茉莉芬市市长Kokoh Raya,以及时任中国驻泗水总领事馆傅水根总领事,都出席了开幕仪式;而时任中国驻泗水副总领事钟瑞明副总领事全程参加了这次会议。

钟瑞明副总领事高度评价这次会议,会后他对《千岛日报》记者说:“这次大会召开得很好,此次大会汇集了印尼全国几乎所有地区的华文教育工作者,有利于各地教育工作者交流经验,取长补短。”他还说,“代表们在会上热烈发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会议召开得很成功,有利于各地华文教育的发展。”

与会代表们参观了茉华三语学校设在卷烟厂旧仓库因陋就简的旧校址,也参观了林宏庆先生慷慨捐出的五千平方公尺土地上正在施工建校的新校址,还观赏了开幕仪式以及闭幕仪式上茉华三语学校几十个学生演出的11个节目,包括用印尼语对唱四行诗(Pantun),用华语数来宝,唱华语歌曲《小儿郎》,英语独唱,英语话剧《MissYellow》,跳印尼民族舞蹈《Onde-Onde》,《Belalang》,西方舞《快乐的神枪手》,中国舞《我的家在东北》,《草原小骑士》等等。舞蹈中穿插了杂技表演,孩子的天真无邪,大方得体,节目的精彩,对话的纯正,赢得了全场观众的一阵又一阵鼓掌。

茉华代表吴德平老师在会议上深情地说,“我们茉莉芬人不但要挽救华文的断层,而且要为国家、为社会培养三语人才,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们也无怨无悔。”几十个后勤工作人员,日夜工作,保证了代表们能全心全意投入会议,讨论议题。直接投入工作的东道主林宏庆太太也说:“我们后勤部全力投入,因为这不是茉莉芬的事,这是东爪哇华文教育统筹机构的事,是全国代表的事。我们搞不好,对不起东爪哇华文教育统筹机构,对不起全国代表。”活生生的茉华模式,深深烙进了代表们的心,有些代表激动地说,我回去就说服大家办校,把华文教育进行下去。

这次大会圆满成功,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华人教育界巨大的凝聚力,在于大家紧密的团结。而这一切最大的功臣就是林宏庆先生,历史不会忘记他曾经作过的这一伟大创举。

中国资深教师郭平老师在大会结束后评论说,“我相信,这次会议获得的成果、产生的结论,都是纲领性的东西,是科学的、严谨的。它们当然还不能称之为完美,但一定会在将来的实践中产生积极深远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从会议实质的内容和思想上统一的成果来看,这次质朴无华的会议,完全可以和厚重的学术讨论会相提并论。”

郭平老师还说,“第一届的会议,有这样的成效,不简单。这反映了印尼华人朋友对方向、对时机的把握,是基于深思熟虑的理想精神,追求实事求是的行事作风。虽然它没有厚重的论文,可是它有思想,有力量。思想和力量是从哪里来的?我看,它来自真正的痛苦和美丽的盼望。印尼华人历尽沧桑,有深情的盼望,所以,你们一定会有思想,有力量的。”

郭平老师的话,说出了我们的心声,我们经历过当年失去华文的痛苦,如今对美丽前景的盼望,形成了无比的热情和动力。

谈到林宏庆先生和他创办的茉华三语学校,郭平老师说:“昨天下午我利用开会的间隙,去参观了原校和正在建筑的新校,我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利用简陋的条件,却办得很有模样,这一点,我们从孩子们表现出来的语言能力和精神面貌就可以看得出。简陋,却规范;因陋就简,却实事求是,讲求科学施教,可以说,是有胆有识。林宏庆先生一个人挑大樑,倾心尽力于教育,不以财资雄厚取胜,不做表面文章,对此我非常钦佩。”

他还说:“林先生他们做事很实在,很会动脑筋。这一点,从他扪挑选中国教师的做法上也可以看得出来。就我所知,好像只有茉莉芬从中国东北找教师,其他的城市,大都在广东、厦门、福州等地请教师。我这么说,当然不是说那些城市的中国教师有什么问题,而是特别想指出,林先生他们做事特别有想法。只要我们稍加注意,不难发现,茉华在其他许多方面都是善于思索、精于设计的,行动上也相当有力。我个人认为,茉华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它参与了伟大的历史,具有榜样,示范作用。”

“据我所知,过去印尼华校有两三百间,现在才只有几十间三语学校,道路要重新开始走,事业要从头开始建。万事开头难,万事开头重要,茉莉芬带了个好头,他们的经验值得推广。”

“有些城市,论华人的财力、人力,论知识水平,各方面条件,都比茉莉芬强,办校的事情也谈了不少年,可是至今还是搞不成。是不是要从茉华这里讨点经验?”

郭平老师的话,对林宏庆先生做了公正的评价,对林宏庆先生领导的茉华三语学校的成绩做了肯定的评估。

大会以后,我没有再见到林宏庆先生,几次冒出想去茉莉芬拜访林宏庆先生和看看茉华三语学校的念头,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去。直到2015年9月的某一天,我才听说林宏庆先生因病医治无效,2015年3月3日不幸逝世。

我的眼睛顿时湿了,泪影中我仿佛看见林宏庆先生高大的身躯在默默地、艰难地前行。

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林宏庆先生在短短的一生中创办了茉华三语学校,推动了印尼华文教育事业的发展,应该说,他是死而无憾了。

林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永远记得您为华文教育付出的心血和努力,永远记得您做出的功勋。

历史不会忘记您!

(摘自《华中春秋》第66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3,733 13,597
人民币 RMB 2,161 2,140
马币 MYR 3,510 3,473
新元 SGD 10,374 10,271
澳元 AUD 10,714 10,607
港元 HKD 1,754 1,737
欧元 EUR 16,868 16,699
英镑 GBP 19,108 18,914
日元 JPY(100) 12,803 12,674
Update : 2018年2月22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2月22日 598,840
2018年2月21日 598,84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3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