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5月27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海峡两岸故事:傅达仁“转世”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09776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海峡两岸故事:傅达仁“转世”

2018年4月29日

按语:傅达仁先生是台湾著名体育评论员,最近患了胰腺癌,在台湾无法治疗,痛不欲生,他到瑞士办了在4日3日安乐死的手续。恰好广州复大肿瘤医院荣誉院长徐克成到台湾访问,邀请他到广州复大医院治疗。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傅先生的健康奇迹地得到好转,他放弃了安乐死的念头,徐院长说他“转世”了。现已回到台湾。以下是徐克成院长自己写的“徐克成《癌症康复谈》”第35期中谈到傅达仁到院治疗的过程。

“转世”在广州

2018年4月5日,晚上7点,在广州阳光酒店五楼餐厅一间包房内,我请台湾傅达仁先生吃饭。傅先生大口大口吃着海参。这种海参是我请朋友专从巴西进口的,据说“纯天然”“精氨酸含量高”,“有抗癌作用”。突然,傅先生眼睛红了,拿着筷子的手有些发抖,说:“如果不来广州,我已经离开这个世界整整48+8小时了。”声音平和,带着苦涩。

坐在他右手的他的太太一下子眼睛也湿润了。她说:“前天,4月3日,是傅先生的生日,本来是他的忌日……”

傅先生接下去说:“我患了胰腺癌,痛不欲生,台湾没法治疗。带着台湾医院的病情证书,去年11月,我们全家去到瑞士。那是世界上唯一开放给外国人实施安乐死的地方。我缴了钱,办好手续,取得‘死亡绿卡’。回台湾后,买好了骨灰盒,准备了墓地和墓碑,为儿子提前举行了婚礼,完成了心愿,再买好了今年3月26日全家再赴瑞士的机票,已定4月3日,我的生日那天,上午11点进入死亡程序:先口服一种液体,3分钟入睡,再注射一种致死剂,10 秒钟死亡。”他讲得很慢,似乎在讲述其他人的故事。

我的眼睛被泪水遮住了,一下子握住傅先生的手,他的太太也来到我们身后。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摇动,摇动。我说:“庆祝达仁兄转世了!”

“是呀!转世在广州!”傅先生声音一下变得高亢起来。

是否真有“转世”,不清楚,有人说,从量子观点看,也许生命有“轮回”。佛教就相信转世。但傅先生的生命,倒是确确实实在海峡的一边逆转过来的。

“如果不是3月6日你来台湾看我,不是林先生3月22日将我从台湾带到广州,我就飞往瑞士了。‘缘分’呀……”傅先生兴奋了,哈哈大笑起来。

“缘”起台北

3月6日,我和赴台访“氢”组一行到达台北的第二天下午,热心肠的林先生带着我们来到傅达仁家。

傅达仁是传奇人物:抗日烈士的后代、台湾篮球“国手”和教练、台湾电视史上第一代主播、8届奥运会主播、万场NBA主播 ……

近半年来,更因他患胰腺癌后,上书台湾领导人,“寻求安乐死,欲做台湾首例”,让台湾报纸、电视上,几乎每天都有傅先生的消息。有的文章让人痛心,其中一篇大幅标题是:“傅达仁跟李敖的进度到哪”,说——

“收到李敖死讯,傅达仁迟迟无法接受,…… ‘我大他两岁应比他早走’,岂知状况却倒转过来,让他语重心长喊话’李大师、天堂见’,让人鼻酸不已。”

傅先生在家门口热情地欢迎我们。在他家客厅坐下后,傅先生拉着我的手,说:“我正在规划这个月底到瑞士的事呢。你们来了,也许是我接待最后一批大陆朋友了!”他说有两件事已完成,一是为儿子主持了婚礼,二是将财产全部分光,已毫无牵挂。

我问他被诊断出胰腺癌后,接受过什么治疗?他告诉我,肿瘤在胰腺头部,压迫胆总管,出现黄疸,医生给他在内窥镜下放置了胆总管支架;每天吃吗啡片止痛。没有其他特殊治疗。他说:“胰腺癌太凶猛,开不了刀。有的医生要给我化疗,我不接受。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生了胰腺癌,在美国开刀、化疗,吃了无数苦,不是仅仅活了13个月?我主张:年轻时奋勇向前,年老时欢乐再见。所以,我要做台湾安乐死第一人,也是告诉其他人:死亡要死得欢乐!”

我赞赏傅先生的观点。有时,“放弃”,也是一种爱。13年前,我患了胆管细胞性肝癌。胆管和胰管(胰腺癌实际上是胰腺导管细胞癌)毗邻相连,胆管和胰管有着共同的胚胎学起源, 发生于这些部位的癌具有相似的组织学特征和生物学行为。胰腺癌是“癌王”,胆管细胞癌是“王弟弟”。我没有接受化疗,因为我找不到文献证明,化疗可以让我这样的胆管细胞性肝癌患者“生存受益”。我吩咐我的同事和儿子,“到了最后,让我无痛苦离开”。

但是,近年来研究“中国式控癌”,让我面对患者时,又有一种“不轻易放弃”的理念,或者说冲动。著名肿瘤学家汤钊猷院士主张“控癌”,而不是“抗癌”。癌细胞不是入侵的“外敌”,而是“内乱”,是正常细胞在不良环境作用下,基因突变且不断累加而产生的“叛徒”。对于“外敌入侵”,如导致疾病的细菌、病毒,要“抗”,即消灭,斩尽杀绝,但对“内乱”之敌的癌细胞,则只能“控”,既要消灭,更要改造。

如何“控”?汤钊猷院士用《孙子兵法》解释“控癌”策略。如孙子“势篇”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正”是基础,“奇”是灵魂。只按部就班,难以突破,重点要出奇制胜。又如“形篇”所言,“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如果肿瘤很凶猛,估计不能消灭,要“韬光养晦”,适度进攻,增强自身“维稳”(免疫)能力,与癌细胞“和平共处”,与癌共存。

孙子说,“陷于死地而后生”。傅先生已身陷绝境,能否“死而后生”?我邀请他到大陆,到广州,看看有无“缘分”,让我“试一试”为他治疗,至少陪他享受一下“吃在广州”的美食。

功在氢气?

3月22日下午6点,傅达仁在林先生护送下,到达广州。飞机上下、汽车上下,均有轮椅代步。虽然腹痛不时发作,老是腹泻,大便呈水样,但多年不来广州的新鲜感,让他兴奋不已。

傅先生住入我院五区的501特等病房,那里离我在六楼的办公室最近,便于照顾。有着十多年医龄的主治医生孔女士专门负责他的医疗,营养室经理专门为他烹饪每餐饮食。他很快接受了血液、超声、CT扫描、X线胸片和钡餐等一系列检查。

检查结果出来了,既是预料之中,又是难以置信。在CT上,他的胰腺癌仍然存在,在胰腺头部,有7、8厘米大小,侵犯胆总管,管内有支架;胰腺体尾部胰管扩张;胰腺周围有多个小淋巴结,围绕着血管。与2个月前在台湾荣民总医院检查的PET-CT相比,差别不大。但不可思议的是,在PET-CT上,肝脏左叶近肝门部“亮晶晶”的转移灶不见了。

傅先生的胰腺癌已进入第9个月。不能手术的胰腺癌患者,中位生存期6个月。进入半年以后,一般是到处转移,尤其是肝转移,常常是满肝转移,还有肺转移、腹腔转移。但是他的肺野清晰,做了胃肠钡餐检查,放射科主任花了8个多小时,观察他的钡剂从食管到直肠的走动,除了发现他的乙状结肠冗长(可能为先天性)外,肠管运动良好,没有粘连,没有腹腔转移性肿块的征象。

更神奇的是,循环肿瘤细胞仅仅1个/毫升(正常范围);反映免疫功能的血液内各种类型淋巴细胞及细胞因子竟然“完全正常”。

上述检查显示,傅先生的胰腺癌处于“稳定”状态。是什么“神药”让这一凶猛如虎的癌症变得似乎“规矩”起来,至少进展减慢下来?

我让傅先生仔细回想接受过什么治疗?用过什么药?他也不相信现在的检查结果,特别不相信肝转移不见了。他请放射科主任来到病房,专门给他解释。

他突然想起:吸氢。去年10月17日,前述的企业家林先生给他送来一台“氢氧气雾化吸入机”。这是2017年被国家有关机构评为“国家创新”的医疗器械设备,目前正在大陆进行多种人体临床试验。傅先生是作为临床试验对象。他对日本很熟悉,知道多年前日本就主张饮“氢气水”,用来抗衰老和美容。他信奉基督教,相信上帝给人氧气,让人活下来,又送来氢气,让人健康起来。

他开始每天吸氢氧气,白天带着鼻管面罩,边看电视边吸,晚上睡觉时,带着面罩鼻导管,吸氢氧入梦乡。氢流量3升/分钟;吸氢氧时间加起来,每天至少8小时。林先生又送来一种“氢膳”,这是日本著名食品营养学家前田浩明研制的“高机能性食品”,据说能提高“自然治愈力”。傅先生每天口服6包,餐前服用。

也许,很可能,小小氢分子就是傅先生癌症的“维稳剂”?!

自从2007年日本学者太田教授首先提出氢气具有选择性抗氧化作用以来,大量研究聚焦于氢分子生物学效应,发现氢作为一种新型抗氧化剂具有独特的优点。第一,具有选择性抗氧化作用。氢的还原性比较弱,不与氧化作用弱的活性氧直接反应,但是可以与氧化作用很强的活性氧,如羟自由基和亚硝酸阴离子直接发生反应;第二,氢本身结构简单,与自由基反应的产物也简单,不会有任何残留,对身体无毒副作用。例如,与羟自由基反应生成水,多余的氢可通过呼吸排除体外;第三,氢的分子量低,可以通过血脑屏障,也可自由扩散到细胞的任何位置,甚至是细胞核和线粒体。

前已述及,癌细胞是在环境因素影响下正常细胞基因变异,发生突变的产物。吸烟、化学物、辐射、感染、炎症、不良情绪、过度运动等,均可促使自由基产生,促进细胞基因突变。因此,用氢抗氧化,消除自由基,在理论上,显然能抑制癌细胞,阻抑癌症的进展。当然,氢分子的作用可能不止这些,但有实验已证明,氢对癌细胞具有抑制作用是无疑的。

傅先生的癌症“稳定”,是否“功在氢气”,希望能得到进一步证实。但是从临床角度考虑,用于“改造”癌细胞或微环境,这种简易价廉无毒的小分子,肯定有益无害。

免疫治疗后……

傅先生终究是下了“瑞士赴死”决心的人,虽然CT上“肝转移不见了”让他兴奋了一阵,但腹痛和水样腹泻仍使他不时拿起赴瑞士的“死亡绿卡”。

我们考虑过采用经皮冷冻,将胰腺肿瘤消融掉,我院已有500多例经验,又考虑应用不可逆性电穿孔(纳米刀),这是当今十分赞赏的胰腺癌消融手段,但对一位86岁老人,我最担心的是安全,尽管是微创性的……

我叫来我院最好的针灸医生,请来广州著名的疼痛治疗专家,应用了能够采用的止痛药物、肠功能调节药……但效果甚微。

《孙子兵法》云“不战而屈人之兵”“非战取胜”。氢分子是“改造”,但力度可能不够,必须“五间俱起”,提高机体免疫功能,也许能够“四两拨千斤”“出奇制胜”。

我们给傅先生采取了非特异性综合免疫疗法,既有主动性促进天生免疫的,也有被动性强化适应性免疫的……

他的疼痛发作次数开始变少了,大便次数从每天10余次,变成8次、6次、3次……

我特别欣赏他吃饭时一天强似一天的劲头,以及他那种“一顿巴不到一顿”对美食的渴望。我兑现“承诺”,请他吃粤菜、淮扬菜、潮州菜,既吃正餐,也品尝广州早茶,每餐我都对他说:“老兄,控制点。”胰腺癌患者最早期最常见最讨厌的症状是厌食,傅先生如此能吃,我高兴,因为我几乎从未见到过如此食欲好的胰腺癌患者,又担心,因为胰腺癌时胰腺功能不全,担心他消化不了。

免疫治疗进行到第8个回合后,即第23天的早晨,我刚踏进他的房间,他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身穿正装,立正,行致敬礼,说:“报告院长,今天排的大便成形了!”

他变得像个天真无邪的小孩!

他拉住我的手,一本正经地说:“院长,我很担心,”正当我又惊奇又担忧时,这位老小孩哈哈笑起来,说:“现在腹痛少了,回到台湾,如果没有了腹痛,我不习惯了怎么办?”

不愧是台湾大明星式大名嘴!

“凯旋”回台

昨天,4 月21日上午9点半,傅达仁先生携同比他小36岁的太太,乘上南航飞机,“凯旋”回台。傅先生在《达仁传奇》书中讲的“2.5次婚姻”。“0.5  次” 就是这位太太陈秋萍,被他称为“一生所见最好女人”。

回台后,阿萍来了微信:“……我老公从死门走向活们,我们五世都感恩…… ”;晚上7点14分,傅先生来了微信——

 “……在你身边多活这么多天那么多恩典,相忘也难!睁眼闭眼,都是你的笑脸!……小倩(雷倩,傅达仁继女)十分感恩……”

 

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写于广州元邦望月之角徐克成

《癌症康复谈》

癌症治疗的硬道理是患者活下来,活得有质量。在以下的《癌症康复谈》几篇中,我将讲述“4绝对”故事:这些患者患的“绝对”是恶性肿瘤(癌症或肉瘤),已经“绝对”没有好办法治疗,不采取特殊治疗,“绝对”活不下来,但最后,他们“绝对”活下来了,至少获得明显改善。他们都是践行“中国式控癌”的贡献者。

每个故事都是有名有姓(除非患者不同意披露),有地点、电话、微信。必要时,可以查核。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237 14,095
人民币 RMB 2,229 2,206
马币 MYR 3,575 3,537
新元 SGD 10,614 10,504
澳元 AUD 10,774 10,664
港元 HKD 1,814 1,796
欧元 EUR 16,665 16,498
英镑 GBP 19,030 18,835
日元 JPY(100) 13,029 12,895
Update : 2018年5月24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5月25日 622,040
2018年5月24日 619,02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1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