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10月20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回忆录)“铁肺人”胡秀莹(2)--胡赛标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5620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回忆录)“铁肺人”胡秀莹(2)--胡赛标

2018年10月2日

四、总理接见与被传解释

胡秀莹的社会活动不多,但作为马辰中华总会副主席和中华妇女会主席,有两件事值得记述:(一)成立中华妇女会;(二)受到周恩来总理接见。

印尼独立后,受过教育的马辰妇女很活跃,经常集会,上台演讲,口若悬河。胡秀莹常被邀请参加联谊会、座谈会、庆典会,代表华侨妇女讲话。演讲时先说华语,然后用印尼话译讲。1950年,鉴于印尼妇女运动十分活跃,胡秀莹联络学校女教师和要好姐妹发起成立马辰中华妇女会,购置会所,各界出钱出力,热心响应。她们设立缝纫班,开办扫盲班,举行婴儿健康比赛、会员宴会等。最让胡秀莹难忘的是:她夫妇俩作为马辰的华侨代表,在万隆会议时受到了周总理的接见。1955年4月18日,万隆会议正式开幕。七天会议结束后,周总理将在吧城大使馆接见印尼各地的华侨代表。那天,蒋领事说:“周总理真了不起,几年来我们深感棘手的问题,他一来就解决了。他每日工作到深夜,睡眠只不过二三个钟头!”胡秀莹张着嘴惊叹道:“周总理睡眠时间这么少,哪来那么充沛的精力呀!”这时,胡秀莹忽然看见苏加诺总统笑容可掬地坐在使馆大厅内,手里拿着一支象征总统威仪的短棒,风趣地说:“你们瞧,周总理和我,谁更年轻?……”原来,他是特来会见周总理的。……苏加诺一行离开后,华侨代表才围立于大厅一座讲台四周,聆听周总理讲话。刚开始,总理的声音透过扬声机听起来略显尖锐刺耳不易听懂,渐渐地就清晰起来。话题是有关华侨的双重国籍问题。周总理说华侨居住海外,要嘛入居住国国籍,要嘛保留中国国籍,不能同时拥有双重国籍了。假使成为居住国的公民,就要忠于该国的一个好公民。他接着说:“印尼这个国家地大物博,印尼人民是勤劳的。”胡秀莹听到这最后一句,心里不禁嘀咕:这是不是总理的“外交辞令”?回返马辰后,胡秀莹因为说这“外交辞令”,有人报告领事。胡秀莹被领事传去解释。领事说:“周总理说得没错,这不是外交辞令。印尼人民是勤劳的,是真正勤劳的民族!”

当时胡秀莹心里仍然不以为然,后来她才觉得自己是幼稚的,周总理是政治家,说话是有根据的。她想起了一则真实的故事:一位新加坡的华侨买办一次到达宋巴哇岛,见海滩边无数鱼虾游来晃去,而一个渔翁闲坐海边不去抓鱼,走上前问:“喂,老伯!海边的鱼这么多,怎不去抓?”老伯悠然答道:“够了,我箩筐里的鱼已够我吃两天了!为什么还要去多抓?”不同环境造就不同的人,那位渔翁本质并非不勤劳,而是他用不着拼命工作即能生活呀!如果换一个贫困国家的渔人,不夜以继日抓到精疲力尽才怪!所以周总理的话是对的!胡秀莹的率真坦荡由此可见一斑!

五、无罪坐牢八十三天与逃难吧城

1962年秋,胡秀莹搬进了位于玉兰路宽敞漂亮的新家。不几日,接到一印尼青年的勒索信,要她二十万盾,不然就杀死她一家大小。好在苏迪呵警长是好朋友,最终解决了此事。胡秀莹忽然想起中国领事来访时说的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不要树大招风呀!”一波刚平,一波又起。1964年底新警长Mako上任,他们夫妇突然被扣留,关进监狱。胡秀莹被关进市政厅对面的监牢。黑木片屋顶上有好多壁虎溜来溜去,好几次“扑”地掉下来,落在胡秀莹的手臂上,吓得她浑身发抖。监牢里有十几个女犯人,是杀人犯、盗窃犯、诈骗犯。有一个高高瘦瘦名叫米娜的老太婆,是个自愿永久坐牢的犯人。她每次服刑期满出去,总是设法再做坏事,以期再被抓进牢狱。老太婆告诉胡秀莹。“我在外面,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工作,如何过活?进到牢里,有地方睡,有饭吃,有牢衣穿,打针吃药免费,编草席还有零花钱,比外面舒服多了。”

一天,胡秀莹呆立牢房窗前,内心的委屈无从排遣,怎么也想不到竟会与一群罪犯在一起。牢里的医生看见了,轻轻地在身旁安慰道“你感觉这里的时光很漫长很难过,是吗?但是比起你在外头过去的或者是将来的岁月,这里逗留的只不过是短暂的一刹那吧?”他的话富有哲理,让胡秀莹终身难忘。

原来,出口商的货物必须向“树胶合作社”和有合作社准许买卖树胶执照的胶商购买。这位新上任的Mako警长要查出口商有无买卖私货就将人扣留起来了。胡秀莹万成货仓有一千多吨树胶,一万余捆烟花,但都是合法的,所以心安理得,不久老谢被释放了。但胡秀莹却被迁到宪兵部继续扣押。这晴天霹雳,震得胡秀莹差点昏晕过去。原来,那位爱显威风的Mako警长,找不到七位出口商的错处,自己却受到报章的批评,说这次行动使马辰的出口停顿,使国家外汇蒙受损失。Mako羞恼之下,只好找替罪羊胡秀莹来作下台台阶。继续扣押的原因是:经营树胶的印尼人阿斯拉寄放了两捆烟花在万成货仓,被查出来历不明。庭审那天,胡秀莹如实答道:“自有树胶合作社以来,我就没向阿斯拉买货。那天阿斯拉要求将两捆烟花寄放我店三两天,我一向认为他是诚实的青年,所以答应了他。仓管员也知道那不是我们的货,故没进入存货单,另放一角,容易辩认。至于阿斯拉怎么会有那货与我无关。”不到十分钟,法官即当场宣布胡秀莹无罪释放。可是胡秀莹却被冤屈扣押了八十三天,比七位出口商多受了两个月的罪。

1965年,印尼发生了震撼全国的“九卅事变”,即亲左派的禁卫军团队长安东发动的政变,最终被苏哈托少将率领的陆军部队粉碎,苏哈托取代了苏加诺总统。紧接着以军人为后盾的大中学生示威蔓延到印尼各地,他们指责中国政府支持左派政变。结果,示威人群捣毁华人商店、焚烧汽车,殴打使馆人员,当局下令关闭所有华校,禁止发行和入口华文报刊书籍,中印断交。从此二十多年,新一代华人没有学习华语华文的机会。

胡秀莹的新家首当其冲。因为她家毗邻的学校和诊所是老谢捐土地给市政府建起来的。这次,游行学生首先冲进她家,敲的敲,砸的砸,抢的抢,烧的烧,汽车和吉普车四轮朝天,破烂不堪,一片狼藉。过了一阵,示威者很多一拐一拐地随大队走了,原来 许多人是赤着双脚的,地上的玻璃碎片割伤了他们。第二天,胡秀莹一家逃难到吧城,孩子们没有华校可读,只好进印尼学校。

六、患上罕见的麻痹症与顽强著书

1967年,胡秀莹移居新加坡。三年后,巨大的灾难再次降临。她由于针灸治头痛,不幸感染病毒患上罕见的麻痹症(多发性神经炎)。这种病导致胡秀莹全身器官都出现麻痹症状,丧失功能。如肺不能呼吸,咽喉不能咽水等。她脸呈青紫,嘴边冒白沫,命悬一线,被紧急送进新加坡密驼顿医院,被切开喉管,依靠铁肺(帮助呼吸的机器)来呼吸。此时的胡秀莹从头到脚完全不能动弹,只有眼皮还能开合,眼球还能转动。她成了一个“铁肺人”“植物人”。气管切口痰多,必须时刻抽除,一不留意,就脸色转青,昏迷过去,多次从死神中抢救回来。她住院510天,可谓历尽人间地狱。有一晚,她听见护士用英语埋怨:“好辛苦呀!也不让我闭眼休息一会,唉,真受不了!”另一位答腔:“不会久的!等她没了,你不就清闲了!”胡秀莹懂英语,却不能动弹。她是个很麻烦的病人:要留意她的呼吸,要时刻为她抽痰,要三小时从鼻孔给她灌牛奶,又要防备她突然失去知觉,昏死过去……

有一次,护士替她抹身,铁肺洞口没关紧,漏气,胡秀莹感觉呼吸困难,丈夫老谢慌忙找医生。医生感到奇怪:“她不能说话,怎么告诉你呼吸困难?”原来,老谢与胡秀莹约好了,利用还能活动的眼睛来对话:眼睛眨两次表示“是”,眨一次或不眨表示“不是”。可是,有的时候问的人也只能干着急。有一次,室内电扇开得太大,吹得胡秀莹很难受。她只好从左上方望,眨眼示意,可老谢从头顶问到脚底,却不知她要什么?好心的护士长纪说:“这里曾闹过鬼,她一定是看到鬼了。”于是,纪将一串十字架念珠挂在铁肺上,胡秀莹依然望着电风扇,却无人理会。更可笑的是,老谢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念头,命女佣伊多烧了一盆闷烟驱鬼:伊多捧着袅袅香烟,绕着铁肺转了一圈又一圈,胡秀莹只能难过得默默流泪……又有一次,护士长金拔出由鼻孔进入胃里的树胶管却插不回去。医生只好将口腔拉开,由于用力过度,使胡秀莹痛得昏了过去。待她清醒过来,胶管插好了,然而上下颚骨已不像原来的吻合,下嘴唇歪向左边……

胡秀莹进行“自己呼吸”训练,其间不知昏死过多少次。训练是这样的:梁医生把铁肺关了,梁夫人手指捏着一片薄薄的棉花絮放在气管切口上,轻微的呼吸也会使棉絮上下摆动。如果棉絮不动而脸色转变,梁医生立即开动铁肺。头一天胡秀莹只呼吸了一次,次日再练。以后自行呼吸的时间由几秒到十几秒,逐渐进步到一分钟、几分钟,每次练习后都满头大汗。有一天,呼吸已超过了十分钟,或许太过吃力,胡秀莹又失去知觉,昏死过去。她苏醒后,见梁医生夫妇、护士们、老谢都怜惜地守护着,她双眼润湿了,心里默念道:我要活下去,坚强地活下去!就这样,她终于脱离了四个多月的铁肺生活和三个月的呼吸器生活。接下来,她在医生指导下又进行了手脚运动、手指运动、手臂运动、站行坐运动、握笔练习、发音练习、坐轮椅练习等康复理疗,以顽强不屈的意志重获新生,但也留下了无治治愈的后遗症,从“铁肺人”“植物人”变为“轮椅人”“残障人”。为了消减终日呆坐轮椅的苦闷。她接受治疗师的建议,决定重新练习写字。她的手指能够活动了,但伸不直弯不紧,双手颤抖,握笔不稳,要写片言只字,起初也难于上青天。但她不怕病魔,从一竖一横重新写起到能涂鸦,终于创作了二十万字的回忆录《回首来时路》,让生命爆发生璀璨夺目的光芒!

“回首当年荷塘边,鹣鹣细语相依恋。原望白头同偕老,奈君撒手在余前!莫言恩怨卅余载,旧业落空一瞬间。人生原是艰苦多,何独残躯望云天?”这是胡秀莹唯一的诗,人生禅机,尽在其中。2005年7月28日10时58分,胡秀莹女士在新加坡溘然长逝,终年88岁。纵观这位华侨知识女性命运跌踬的一生,她兼具中华女性的传统美德与现代女性的超凡见识,焕发出独特的人格魅力。

(续完)

[作者简介]胡赛标,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专栏作家,福建土楼文学院院长。

曾在《人民日报》《文汇报》《国际日报》《微型小说选刊》《短篇小说》《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等发表作品100多万字。作品入选央视十套《探索•发现》、央视九套《过台湾》、马来西亚电视台节目、龙岩市期末统考试卷。 曾获“中国当代校园图书奖”、福建文艺奖、第三届“闽西文化奖”。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5,297 15,145
人民币 RMB 2,204 2,182
马币 MYR 3,679 3,638
新元 SGD 11,083 10,971
澳元 AUD 10,868 10,759
港元 HKD 1,951 1,931
欧元 EUR 17,528 17,353
英镑 GBP 19,921 19,721
日元 JPY(100) 13,610 13,474
Update : 2018年10月19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10月19日 626,480
2018年10月18日 624,47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1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