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11月19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史料)南洋机工中的印尼华侨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6453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史料)南洋机工中的印尼华侨

2018年10月22日

从上述参加回国服务团的印尼华侨青年来看,年龄最大的39岁,最小的20岁。他们大部分是司机,有些是修理工、电工、焊工、补胎工、喷漆工、车工、翻砂工和模型工,有的则是商人、学生和医务人员。他们中一些人是贫苦华侨,有些则出身于富裕家庭,属中产阶级,受过英国教育,拥有商店和橡胶园。少数人也成家有子女,大多数是二十来岁的未婚青年。为了报效国家,他们放弃了待遇优厚的职业,毅然回国参加抗战,有的甚至瞒着父母虚报年龄秘密参加,有的或“抛妻弃子”投奔祖国。

当南侨总会发出号召机工回国服务,邦加的陈寿全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精神的感召下,背着父母卖掉小汽车,毅然报名参加机工回国服务团回国抗日。离别的那天,再送行的华侨中,他的弟弟跪在码头上大哭地喊着哥哥。陈寿全也喊着弟弟,要他转告爸妈:“我回唐山抗日,等赶走鬼子在回来”。陈寿全和一群青年到新加坡会合第七批回国机工返回祖国。经过军训后,他日夜奋战在滇缅和各战区的公路上。因为爱唱歌,战友们称他为“歌全”。他经常领大家唱“松花江上”、“再会吧!南洋”等抗日歌曲。

陈武烈家境富裕,是侨居地甲必丹的后裔,1939年5月与同埠24名青年一起到新加坡报名,会同第五批机工回国抗日,时年29岁,已婚。他回国时任第六队队长。回国后编在西南运输处14大队派在遮放接运新车回国,后又编入华侨先锋大队,在广西镇南关前线工作。

陈武烈不仅自己回国参加南洋机工服务团,他的妻子颜××也回国在国际红十字会工作。他的弟弟陈友松也先行经新加坡随第三批机工回国,先在西南运输处当司机,后被盟军总部调到136部队受训,派往马来亚空投潜伏做侦察情报工作。

“中国有千百条公路,数不清的桥梁,然而没有哪一条像滇缅公路,也没有一座像惠通桥那样可以载入史册。”这是中国著名作家、二战时期任战地记者的萧乾留下的评价。从1939年到1942年,滇缅公路成为抗战中的中国西南大后方最重要的“生命线”,惠通桥是这条路上的必经之地。

南侨机工在这条路上行车,人人必须闯过“四关”。

一是险路、险情关。行车既要穿越高山的重峦叠嶂,又要从峰顶绕达江边谷底;渡溪越涧,再由谷地爬到山顶,在羊肠式的“之”字形路上弯来绕去,公路多由削坡劈岩而成,行车时上顶青云蓝天,下是万丈深渊;不少地段,巨石突悬欲坠,十分危险。盟军汽车驾驶员路过险要地段,往往要由南侨机工代他们开过。三年多时间,有数百名南侨机工在危险地段牺牲。

二是雨水泥泞关。滇缅公路初通时是土路,雨季到来,常常天气突变,黑云密布,雷电交加,暴雨骤至,山陡路滑。满载军火物资的卡车在高山峡谷中行车,本已十分艰险,遇到大雨天气,稍一不慎,就要车毁人亡。雨季经常塌方,伤人毁路。机工周开定,就是光荣牺牲在夜闯三台山的路上的。夹裹着泥沙的风呼啸着向山道上疾驰的汽车盖了过来,伴随着凶猛的闪电,一阵湿雾扑面而来,顷刻间,暴雨以要吞没一切的态势倾斜而下。周开定坐在驾驶室中,全神贯注地握着方向盘。突然,一个霹雳响在头顶,一棵被击倒的大树压扁了驾驶室。周开定倒在方向盘上,身体压着汽车喇叭,发出阵阵揪心长鸣。他牺牲了,而他躯体压出的那凄厉的长音,则为后面的车辆带来了生机。

三是瘴疟关。滇缅公路沿线是可怕的疟瘴地区,各种传播疟疾的疟蚊猖獗,日夜袭人。在当时医药极端缺乏的情况下,只要染上疟疾,就有可能死亡。在三年多中,有上百名南侨机工因染上疟疾而病故。有一天晚上,陈寿全的汽车在路上抛锚,因蚊子太多无法修车,只好坐在汽车驾驶室等到天亮后才修车,但仍被蚊子叮得周身红点,挨饿一天开车到昆明时,浑身时冷时热得了疟疾病,幸亏及时治疗,闯过死门关。

四是敌机轰炸关。日本侵略军为了切断、卡死这条中国对外交通的“大动脉”、“输血管”,连续出动大批飞机,对滇缅公路不断进行轰炸、扫射。南侨机工除了同恶劣的自然环境、道路险情作斗争,还要同敌人的飞机、炸弹、机关枪作殊死的搏斗。据统计,有数百名南侨机工为了抢运前线急需的物资而倒在敌机狂轰滥炸造成的血泊中,其中不少人连尸体都找不到。有一次,陈寿全的汽车在路途中突遇雷阵雨,山洪爆发,公路右边山崖上的大石头滚下,左边悬崖下洪水浊浪翻腾,陈寿全冒险驱车才闯过险区。又有一次,日本飞机轰炸扫射,公路上已有几辆汽车被日本飞机机枪射中引起军火爆炸,陈寿全驾驶的汽车也差一点中了日本飞机的枪弹。陈武烈在镇南关工作时,他曾遭日机轰炸而车毁人伤,避入越南境内,而又被越南兵拘捕,送到谅山关押,做苦役三个月,出狱后路遇从泰国回国的机工蔡汉良,乘其车返回贵阳,转入西南运输公司工作。

据《南侨机工抗战纪实》一书统计,直接牺牲在滇缅公路和滇缅战场上的南侨机工有1028人,而间接牺牲和失踪的南侨机工有1800多人,近总数的2/3。

担任运输任务的华侨机工,在敌机轰炸、山高路险、瘟疫横行的艰苦环境里,不顾个人安危,带病坚持工作。有的牺牲在敌机的轰炸下;有的惨死于疟疾或行车事故中;有的拖着未完全康复的病体,又积极要求出征上路。诸如此类感人的例子举不胜举。海南籍南侨机工何启凤,第八批南洋机工的优秀驾驶兵。1942年5月惠通桥被炸断,何启风随部队撤回昆明后被解散,转到远征军情报部工作。在日军占领芒市、龙陵后,他前往敌后侦察,被日军发现追击,只身与敌人搏斗。他宁死不作战俘,用最后一颗子弹开枪自尽,为国捐躯。

据统计,从 1939年至 1941年,滇缅公路共运输包括汽油、汽车、兵工武器、弹药、机电、轮胎、医疗药品、棉纱、布匹、通讯器材等战略物资45.2万吨,而当时所有的国际援助约50多万吨,这意味着九成以上物资都由此运到中国。此外,南侨机工还运送了10万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将1.5万辆汽车开进中国,为中国抗日战争做出了巨大贡献。

印尼华侨青年有的参加柯全寿等组织的荷属华侨救护队回国当司机。李伟庆和林坤良参加第二批荷属华侨救护队,带着印尼华侨捐赠的大量药品、救护车、救济品等回国服务,被分配到贵阳图门云关中国红十字救护总队服务。李伟庆在多年的战斗生涯中,曾在一次运输战略物资时因车倾覆而被压致重伤,幸由同事抢救回昆明治疗一个多月才复原,但左腿至今还留下一个螺丝钉穿过的大伤疤。

有的南洋华侨机工在炮火连天的日子里,收获了“战地爱情”。从苏门答腊回国参加抗日的南洋机工杨维铨先后在后勤司令部和红十字会任司机。槟城华侨姑娘李月美,因为当时招募机工不要女性,她女扮男装来到祖国,机工同伴们一直都不知道这位战友竟然是个姑娘。1940年,李月美在滇缅公路上翻车,被另一位过路的南侨机工杨维铨相救送到医院,医生才发现她是女性。杨维铨还浑然不知,天天来照顾这位兄弟。到后来李月美吐露实情,两人相爱,缔结姻缘。李月美的传奇被媒体报道,“当代花木兰”的佳话传遍海内外,何香凝女士特题写“巾帼英雄”四字,赠李月美作永久纪念。来自邦加的温南勋于1939年3月到新加坡集中参加第四批南侨机工回国服务团经仰光回国参战,分配到滇缅公路下关站当修理工,后又调腊戍当司机。在此期间,他与云南盈江的傣族姑娘结婚,直至抗战胜利。

1942年4月,在缅中国远征军被日军击溃,5月,滇缅公路运输彻底中断,政府当局对回国南洋华侨机工进行了冷酷无情的“遣散处理”,归国参战三年的南侨机工集体失业,两手空空,各谋生路。一些机工应召继续从事军事运输,昆仑关战役、远征军入缅都有他们身影;一些机工服务盟军,一些机工投奔八路军;一些机工成了抗日各军的翻译员和情报人员;一些机工染上毒瘾,落魄潦倒;还有一些饿死、冻死、病死街头。如陈寿全转到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电化冶炼厂开车。周少芳投奔盟军被派往印度,后情况不明。

抗战结束,陈嘉庚先生曾两次致函国民党政府,指出南侨机工是为了抗日救国回去的,华侨反对内战,南侨机工决不能参加内战,必须让他们复员回来。“运返少数机工,在政府系力所能及之事,并非挟泰山以超北海,端在肯与不肯耳。”

最终,在3200多名归国参加抗战的南侨机工中,1028人壮烈牺牲。1126人返回了南洋,1072人留在了中国。

根据抗战胜利后南洋机工复员登记,来自印尼的南洋机工谢云辉,范木兴、黄冰心、唐隆生、黄添荣、蓝亚尧、曾伙粦、陈乾坤、黄成光、黄汉荣、林亚仲、赖春来、叶振怀、叶国旗、曾柏添、钟兢生等人未发现办理复员和领取奖金,或许他们已为国捐躯,永远长眠在祖国的西南边疆。

大约有十多人留在国内,其他的复员回到侨居地。陈武烈抗战胜利后被编入交通部运输总局第二运输处曾受派接受日本军用车辆。因其妻是福建永春人,印尼归侨,参加国际红十字会救护工作。新中国成立初期,夫妻一同返回福建泉州,并购一辆福特卡车参加泉州汽车运输公司联营和支前运输。1953年进入泉州运输分公司,直至退休。战后,陈寿全一直在重庆电化冶炼厂工作1949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重庆路过三江,陈寿全以工人代表身份为首打开工厂大门迎接,并为军队安排食宿。1950年3月,西南军政委员会工业部电化冶炼厂工会筹备委员会成立,陈寿全任主任。同年4月,工厂管理委员会成立,陈寿全任常务委员。同年,他两次当选为綦江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参加了会议。1951年,抗美援朝期间,陈寿全积极响应号召,慷慨将自己从印度尼西亚带来作为维持家庭生活的十两黄金全部捐献给国家,购买飞机大炮,支援抗美援朝。1955年,陈寿全当选为中央重工业部有色金属管理局一○三厂第四届工会委员会委员。1979年,陈寿全退休。

南洋机工的英名曾经沉寂了近半个世纪。1989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在昆明西山森林公园建立“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碑身高九米,碑座高三米,象征“九•三”抗战胜利纪念日。底座刻有“赤子功勋“四个大字,碑顶有当年的南侨机工荣誉纪念章图案。四条横线和每方四块墨石的底座,象征着当年四万万同胞齐心抗日。碑前两层台阶均为七级,表示“七•七”抗战纪念。两侧为两面旗帜,旗帜上的三个“七•七”纪念章,代表3000多南洋华侨机工的赤子丹心。这是目前为止,唯一以官方名义为南侨机工建立的纪念碑。2005年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在原滇缅公路中国段的终点——畹町,建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纪念碑。纪念碑高悬云空,直指苍天,气势雄伟,俯瞰着滇缅公路。

印尼华侨青年在国家危难之际,响应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的号召,挺身而出,共赴国难。他们肩负着海外千万侨胞和侨居地人民的重托,放弃优厚待遇与舒适生活,弃家别亲,踏上报效祖国,服务抗战的征程。他们用青春、热血、生命演绎了一部气壮山河的华侨抗日救国的英雄史诗!他们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南侨机工服务祖国的悲壮历史!为了不可忘却的纪念,我们有责任给南洋机工中印尼华侨作一个详细的记录,让印尼华人能够记住这个悲壮的群体。(续完)

 

  郑来发(中国)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667 14,521
人民币 RMB 2,114 2,093
马币 MYR 3,501 3,462
新元 SGD 10,660 10,553
澳元 AUD 10,673 10,561
港元 HKD 1,873 1,854
欧元 EUR 16,631 16,462
英镑 GBP 18,755 18,562
日元 JPY(100) 12,934 12,802
Update : 2018年11月16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11月16日 612,360
2018年11月15日 610,34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3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