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8年12月13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孰吉孰凶,何去何从?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17965


电邮至 打印

孰吉孰凶,何去何从?

─2019年印尼总统选举前瞻 (4)

2018年11月28日

东盟最大经济体的印尼正处在十字路口,为实现国家2045年的宏伟愿景规划,其国家发展的命运面临着新的抉择和机遇,开放还是封闭?合作还是对抗?互利共赢还是零和博弈?

佐科维总统于2014年10月就职开始就一改前任的长官“架势”。一方面,他带头大反特反官僚作风和狠狠打击贪污犯罪行为,便服走出办公室访问居民商贩,走出一条亲民清廉的路线;另一方面,狠抓军警任命,更换不力部长,整治内阁。

任内,佐科维政府在国内实行多项实际可行的措施,其中比较显著的一项就是防止瞒税漏税,如实施中的特赦税的政策,己取得了积极的效果;从中央到地方开展有贪必肃的运动,决不姑息贪污罪犯;与此同时,进行包括公路、桥梁、高铁、码头、机场及发电站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不断引进外资和技术设厂,壮大本国的工业制造业,逐步改变国家经济的落后面。

以佐科维为核心的印尼遵循一条和平民主友好国家的路线,对内实行提倡多元文化、包容共处、消除民族仇恨及建设团结的政策,对外执行独立自主与多边友好的外交政策。

总之,上任近五年,仅民生方面,佐科维政府推行多项切实有效的扶贫措施,创造许多就业机会,减少失业率,国民年均收入超过3,650万盾,百姓的生活稳中得到改善,因此,佐科维在广大人民的心目中享有很高的威望。

但是,佐科维的反对者特别是国内的那些学者或宗教政客,由于自身顽固的立场和倾向,眼中看死某一国家作祟,便罔顾事实而一味针对他的经济政策,责备政府过分依赖中国,把印尼市场开放给中企,让国家债台高筑。他们甚至于胡说佐科维放进一千万的中国工人来印尼“抢饭碗”,本地民生已受到严重影响,指责他是外国的走狗(antek asing),把他描绘成共产党的同路人等等,全是无中生有,肆意挑剔、诽谤,就是为了达到使他不能赢得连任的阴险目的。

佐科维本人及其政府一直以和为贵,为大局保持适度的冷静,非到不得已决不予以回击。他的大局就是宽容。

佐科维与伯拉波沃两人的攻防策略也有相同之处,如对蕴酿多时的竞选伙伴的人选问题,有意让社会大众充分“讨论”,并通过各种媒介予以大肆报道、传播。期间,佐科维一方广泛接触各党派的领袖、政治精英及宗教、社会要人等,但他只局限于“听”而拒不发表个人言论更不作任何承诺。伯拉波沃则有点不同于佐科维,对举凡支持他的各方表示欢迎与允诺考虑,惟他对于提出的几个人选的意见却不作最后确定。

因此,尽管未来那个真正成为2019年印尼总统选举的副总统候选人,社会上的叫声似乎有“呼之欲出”的感觉!然而,不到最后的时刻,任何一方都一直保持密而不宣,连原先表态支持与提名的党派高层和社会精英等都被置处于“闷葫芦”的状态。

直到2018年8月10日的最后限期,两人才将个人的决定“公诸于众”。佐科维竞选队召集联合支持他的九个政党,正式宣布他个人提名宗教领袖马鲁夫(Ma’ruf Amin)作为他自己的竞选伙伴,即2019年印尼总统选举的副总统候选人。

尽管社会上几乎每日都有关于伯拉波沃本人的负面新闻,但从来没有看到或听到司法机构对他的指控的报道。伯拉波沃依然屹立不倒,那是因为他始终扮演着反对派的角色,不等于他是反面人物,因此至今他照样极具挑逗或者说呼风唤雨之能力,是一位经历了军人专制、过度时期及民主改革等三种不同时期的政坛强人!

伯拉波沃第一次参加总统竞选是于2004年。当年他身为从业阶层党(Partai Golkar)的成员而获该党提名竞选2004-2009年总统选举,这是他自从离开军队后最初踏入政治生涯的一年。可是,后来在从业阶层党的全国性大会他不获通过提名而告终。未选先衰,这一事实令他非常失望、彷徨之余,誓死决心组织自己的政党。

于是,2008年,他约同思想意识较极端的知识分子、政治及宗教界(以伊斯兰教为主)的人物如现任该党副总主席及现任印尼国会副议长的Fadli Zon与其他人士建立大印尼运动党(Partai Gerakan Indonesia Raya/Great Indonesia Movement Party下简称Partai Gerindra)。该党自成立以来,一直是站在以针对政府政策为主的对抗的立场,突出强调奉行民粹主义的极端理念。

第二次参选是于2009年。伯拉波沃以大印尼运动党的名誉联合国民使命党(PAN)和建设团结党(PPP)组成同盟,提名他与国民使命党的前总主席Sutrisno Bachir参加2009-2014印尼总统选举。可是伯拉波沃这对候选人组合因占有的国会议席不足数目,未能通过参选资格。之后,伯拉波沃改弦转变联合印尼斗争民主党,执意参选的他只好忍辱负重沦作美卡娃蒂的副总统候选伙伴,但最后亦均告落选。

据悉于2004年的总统竞选中,具军人(荣誉)和政府政治社会及安全部长背景的候选人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与尤淑夫·卡拉组合)的选票一直遥遥领先于几对候选组合,结果以73,874,562张高票及投票率达60.8%的优势当选印尼第六任总统,成为印尼首次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他并于2009年获得连任(与布迪约诺组合)。

伯拉波沃的第三次参选是在2014年,而他的对手恰恰是现任总统佐科维。当年,凭他担任总主席的大印尼运动党,联合其他五个政党如从业阶层党、国民使命党、福利公正党、建设团结党及星月党等结成联盟共同支持与提名他和国民使命党的哈达·拉查沙参加2014-2019年的总统选举。当年只有两对竞选组合进行对垒,一对是伯拉波沃-哈达·拉查沙,另一对则是佐科维-尤淑夫·卡拉。后一对组合是由印尼斗争民主党、民族复兴党、国家民主党、民心党以及印尼公正团结党等五个政党联合支持与提名。经过一轮紧张选战,其中佐科维-尤淑夫·卡拉获得70,997,000张选票以上,投票率达53.15%;伯拉波沃-哈达·拉查沙获得选票62,576,000张以上,投票率46.85%。结果伯拉波沃-哈达·拉查沙组合以800多万张选票之差输给佐科维-尤淑夫·卡拉组合,没有任何军事和政治背景的佐科维成功当选印尼第七任总统。

我想,伯拉波沃本人清楚自己所担当的政治角色,也知道部分社会人士对他悬而未决或似是而非的历史背景存在许多争议,因此未举行选举之前的当年3月,在一次印尼伊斯兰学生大家庭协会(PKB-PII)的集会上发言时这样提道:“我参加三回大选,第一回天真,第二回有点天真,这回仍有半点天真”。言下之意,他想说明个人参选的愿望并非出于天真的想法,但是却幽默而含蓄地承认自己有许多不足之处。

该日上午,早于对手几个小时,竞选编号第1号的佐科维及其副总统候选人马鲁夫双双到全国普选委员会完成实名登记的正副总统候选人的手续,之后竞选编号第2号的伯拉波沃偕同其竞选伙伴乌诺(Sandiaga Uno)并由阿库斯(Agus Harimurti Yudhoyono)陪同亦于当日下午到全国普选委员会正式登记作为2019年印尼总统选举的总统与副总统候选人。

伯拉波沃提醒道:“现在的经济状况是越来越消耗国家与印尼人民的财富。”又说“现在发生在印尼的情况是国家的财富流到外国”,“国家的天然资源一直被抢夺到外国去”。

曹世木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609 14,463
人民币 RMB 2,124 2,103
马币 MYR 3,494 3,456
新元 SGD 10,657 10,546
澳元 AUD 10,559 10,451
港元 HKD 1,870 1,851
欧元 EUR 16,606 16,439
英镑 GBP 18,437 18,247
日元 JPY(100) 12,874 12,742
Update : 2018年12月13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8年12月13日 610,000
2018年12月12日 610,00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3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