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时间: 12.00

2019年5月19日 -  

电邮至 | Close




Qiandaoribao.co.id - (千岛华人事迹)开发棉兰功臣张榕轩、张耀轩(上)



Hi [email address],
To read the news, please check www.qiandaoribao.co.id/news/121969


首页  \  特稿
电邮至 打印

(千岛华人事迹)开发棉兰功臣张榕轩、张耀轩(上)

2019年3月14日

在印尼的棉兰市就有一条街道是以中国人的名字来命名的,这条街道叫:张榕轩街(Jln.TjongYongHian),是在荷兰殖民时期,荷印当局为了表彰张榕轩对当地的贡献,在棉兰市中心命名了这条街道。1960年,因政治原因,印尼政府将其改名为“茂物街”,2013年11月16日,棉兰政府举行为“张榕轩街”复名仪式,棉兰市长和张氏族人共同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

张榕轩(1851—1911年),原名煜南;家名爵干,字榕轩。与张耀轩(1861--1921年)是同胞兄弟,榕轩为兄,耀轩为弟。广东嘉应州松口堡(今梅州市梅县区松口镇)人,同是当时著名华侨实业家和印尼的侨领。

南渡创业,终成巨富

张榕轩的父亲在梅县松口镇开店做米谷生意。张榕轩张耀轩兄弟两人在年少时,因家贫中途辍学,在父亲店里习商。后因经营亏损,兄弟商量,大丈夫不能以文学致身显达亦当乘长风破万里浪,立宏业于海外,岂可郁郁久居乡里,与草木同腐。时值海禁初开,嘉应五属人士经商南洋群岛为数很多,出现了不少事业发展、拥资千万的大实业家。兄弟便决心以家乡华侨先贤为榜样,到海外打拼。征得父亲同意后,张榕轩告别双亲,只身远渡重洋,来到荷属巴达维亚谋生。起初,他投奔于张弼士门下任职员,有了一些积蓄之后,便自立门户,转到英属的槟榔屿求发展,但目睹英国人在槟榔屿经商已占上风,感到难以发展,又转到荷属苏门答腊的棉兰,发展事业。

那时候,棉兰还叫日里,是尚未开发的地区。荷兰殖民者占领苏门答腊岛后,久议开埠,但进展缓慢。在巴达维亚与槟榔屿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三年多的张榕轩凭着客家人擅长于开垦和种植的特长,紧紧地抓住了这一大发展的机遇,于1878年和张弼士在离今棉兰市区十多公里的老武汉开设万永昌商号,经营各种商品。他还租借了一大片土地进行开垦。他招来了一批同乡和原住民,边开垦边种植甘蔗、烟草和橡胶等经济作物。当时,有一位诗人曾参观过张榕轩的种植园,写下这样的诗句:“垦土为栽吕宋烟,招士先办买山钱,收成利市真三倍,赢得洋银十万元。”仅两三年工夫,张榕轩就在棉兰掘得了第一桶金。

1879年,他把18岁的弟弟张耀轩从家乡叫到棉兰,任企业总管,负责管理帐目,协助他开展商务。兄弟俩先后投资数百万荷兰盾,在日里平原上开辟了七八座橡胶园和茶叶、油、糖等加工场,占地面积一百多平方公里,职工人数多达数千,最多时竞达一万多人。张耀轩还买下一处荷兰人经营不善的大种植园并委托一个荷兰人为其30多个种植园的总管,成为委任白人为总管的第一个华侨种植园主。在他们的种植园与加工场的职工里,有华人,有马来人,有爪哇人,有马达人……其中绝大部分为当地的原住民。张榕轩兄弟的经济活动不仅促进了棉兰地区的开发,还为棉兰地区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

随着种植业的发展,棉兰的市区建设和商业也迅速发展起来。而棉兰的交通海运,尤其是对外国的运输,都被荷兰人一手操纵,就连岛际间的货物运输也得依靠荷兰轮船,形成了垄断的运费。1898年,张榕轩又联合张弼士,投下巨资,合股创办了华侨资本经营的裕昌和广福两个远洋航运公司,购置轮船经营运输业,航行于棉兰、槟榔屿、新加坡、香港、上海各埠,大大拓展了棉兰与各商埠的联系,挑战荷兰人垄断运输费的天价。后来,张榕轩又集资创办“日里华侨银行”,以调济棉兰全埠的金融,方便华侨汇款寄回家乡。这是棉兰创设的第一家华侨私人银行,打破荷印当局垄断棉兰银行业的局面。

光绪二十三年(1897),张弼士应清政府之邀请回国筹办中国通商银行,深悉张耀轩能筹善算,故归国前将其在东南亚的一切企业委托张耀轩代管,使张耀轩在东南亚华社声名远播。1910年前后,张耀轩应张弼士之请前往巴达维亚,会见了当地华人玛腰许金安和甲必丹李全俊,参与筹办中华银行,他认购中华银行600个股份中的200份,其余由许、李等人认购。这样,张耀轩又把其事业发展到爪哇岛。张耀轩还投资从事棉兰店铺房屋的开设,拥有许多房地产。他在布赖延岛拥有椰干加工厂,并承包棉兰地区的鸦片和酒类专卖。

经过十几年的开发经营,张榕轩的资产已达千万荷盾,成为印尼乃至东南亚叱咤风云的商界人物。张榕轩、张耀轩兄弟在棉兰初建阶段的锐力经营,奠定了的棉兰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荷属东印度概览》一书中评价张榕轩兄弟的功绩时云:“棉兰之开辟,其主要由于垦殖,从荆棘遍生之荒域,进而成为繁华锦绣之重镇,高楼大厦,广阔街区,为荷印大埠之一,近且列为苏门答腊省之省会,其能至此者,仍不能不归功我华侨刻苦毅力之功也。而领导此无数刻苦毅力之华侨,勤工守法,则贤侨张公榕轩耀轩昆仲之力也。”

荷兰殖民当局以张氏兄弟开埠有功,授予他们兄弟为雷珍兰、甲必丹之职。1898年,张榕轩还被提任为华人玛腰职务。1911年,张榕轩逝世后,张耀轩接替其职务,被荷兰殖民者任命为棉兰华人社区的甲必丹,后又被升为棉兰华人玛腰。两兄弟均分别被荷印政府聘为“高级顾问”或“高等顾问”。

张榕轩兄弟当了荷印华人官员后,利用这一职务为华侨华人办事。在他们力争下,荷兰当局许多对华侨华人苛刻虐待条例,得到了废止。如:华侨华人逝世后,凡未立遗书者,财产一律充公,在张榕轩据理力争下,对“华人遗产继承议题”逐渐得到了放宽。又如,对华侨纳税是估算个人收人计征的,往往多估,使华侨增加负担,蒙受损失。张氏兄弟为维护华侨利益,极力交涉,当局只好将华侨税务划归张氏任内之“玛腰”公署代征,收人微薄者减征,失业者免征,使华侨得到实惠,为当地华人所称道。

华侨华人所得税,自张榕轩兄弟的玛腰公署代征后,许多收入微薄者得到了减征,失业者得到了免征。张榕轩兄弟熟悉荷兰语,也熟悉马来语,使他俩在殖民统治者与当地原住民以及华侨华人之间扮演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中间角色,因此,在棉兰的主流社会中,张榕轩兄弟赢得了很好的声誉和尊重。当时棉兰地区闽广两地华侨时有发生帮派斗争,但都认可张氏兄弟作为侨领的地位。因此华社内部械斗逐渐减少。荷印当局为表彰张榕轩兄弟的贡献,先后授予他们“阿兰惹拿苏”勋章,并聘为荷印政府的“高级顾问”。经日里苏丹的推荐,张耀轩还当了棉兰市市政委员。

乐善好施,功在社会

张榕轩、张耀轩致富后,十分清楚他们兄弟的经济基础在棉兰,其生存发展取决于棉兰的社会条件。因此,两兄弟在发展自己事业的同时,十分热衷于回报当地社会,协助当地政府解决社会问题,为当地社会“顶天”。张榕轩兄弟在棉兰做了几件一直为后人称道的善举。

一、解救“猪仔”。当时整个棉兰地区光烟草种植园就有200多座,其中绝大部分为荷兰殖民者所有。这些种植园使用的劳工,都是从广东、福建等地骗来的“猪仔”。这些劳工如同奴隶,每天工作起码13小时,每月工资仅6.5元荷兰盾,而每月最起码的生活费却需要4.35元荷兰盾,加上园坵主动不动就处罚劳工,至使这些猪仔十年八载均无法赎身。这些被苛待之华工,往往“懦弱者束手,强悍者让臂”,至使“道途不靖,商贾戒之,荷人忧之”。张榕轩兄弟十分关心这些劳工的疾苦,便慷慨解囊为他们赎身,让他们跳出火海。

二、赈救灾民。随着中国加速半殖民半封建化的进程,加上自然灾害的频仍,造成了大批农民破产。由于地缘关系,广东、福建等地难民,纷纷来到印尼,来到棉兰。正当此时,苏门答腊岛又火山爆发,当地难民也纷纷拥入棉兰。一时间,棉兰遍地哀鸿。张榕轩兄弟“秉慈祥之德怀、恺悌之心”,积极参与赈灾,还在棉兰建立了收容所,不管是华人难民,还是其他各族难民,一律收容。他俩还出盘缠,让难民回原籍,不愿回原籍的,或替他们找工作,或培养他们一技之长,使之能自食其力。他们还捐建一所“济安医院”,对病人实行医药免费,对年老和贫困者尤为照顾,另外还在勿劳湾海口捐设麻疯医院,收容麻疯病人。他们还架造棉兰日里河大桥,方便交通。因此,在当地人民中享有较高的声望。

三、帮助当地各族子弟解决教育问题。随着商业发展,到20世纪初,棉兰地区华侨已多达3万多人,华侨商店也多达1000间。但此地没有一间华文学校,许多华人子弟无法上学。张榕轩兄弟看在眼里,时时为华侨下一代的前途担心。1908年,他们捐资20万盾(10万盾作建筑经费,10万盾作学校基金)在棉兰创办了敦本学校,实行免费入学。这是苏门答腊岛第一间华文学校,也开创了棉兰地区民办华文学校的先河。该校建有六间教室,教员预备室、学生图书馆、大礼堂各一间;五间教员宿舍和五间杂用室。教职员10人,学级编制为一、二、三、四、五、六年级各一班,共6班。至1928年有学生180多人,20年代初曾增设商科,商科学生及小学学生达350人,后因教师中途他去而停办商科。不仅如此,张榕轩兄弟同时还对其他各埠的中华学校捐款也还捐款给荷兰人的子弟学校,以改善教学条件,并为当地原住民创办了一间女工学校。

四、捐建寺庙。张氏兄弟也为当地土著民族捐建清真寺,捐赠钱物修建日里苏丹王宫。这为华人在棉兰地区的长久生存打下牢固的基础。张榕轩兄弟还捐资在棉兰地区兴建关帝庙、天后宫、观音堂,以满足当地华人宗教生活的需要。总之,凡棉兰地区的义举,他都殚精竭力去做。如此“前后数十年,蒙其惠者以数十万计。以故商南洋者识与不识,羡慕其德而乐道之。”张榕轩兄弟遂成南洋慈善界之翘楚。张榕轩对槟城极乐寺也有重要贡献。1905年《张煜南颂德碑》云:“因慨盛景之待兴,尤冀佛光之普照。遂于乙未之岁,购地福园一区,施之本寺,为香火业。既又作布金之施,复尽提倡之力。其时以源泉无出,饮濯维艰;浴僧之举无成,奉客之茶几乏。旋而探悉后山有瀑,其清且洁。公又公又购置园坵,施之本寺。更以铁管导泉,入笋厨,时在庚戌夏月,因名之曰保榕,所以志德也。”极乐寺僧为表示感恩,特为张公建立生祠,并承诺说:“过年元旦日、元宵日、清明日、端午节、七月初七、七月十五日、八月十五日,以上七期,历代接手接事人,年列依期照章备办素菜、菜品、香、烛,并虔诚诵诸品经咒,一位永远报答之敬” 。

五、捐赠祖国和家乡善举。对于祖国,张氏兄弟也一往情深。1895年,经中国驻新加坡总领事黄遵宪举荐,张榕轩继张弼士之后,出任中国驻槟榔屿副领事,从此由商步入仕宦之途,但仍然是亦官亦商。当时,槟榔屿无正领事,一切外交政务均由副领事行使职权。他在任内,侨民安定,友邦亲善,因而备受侨民钦敬。此后,因为他向祖国捐助了许多救济款项,先后被清政府授予花翎二品顶戴,四品卿衔等头衔。他们曾捐款资助清政府扩充海军力量,陕西闹旱灾,顺直饥荒。对于家乡的文化教育事业,也予多方资助,如捐款4000元作为松口中学的建校费用;兄弟俩还于1901、1911年先后出资出版宋明至清末嘉应(今梅州)五属历代名人诗选——《梅水诗传》十三卷;鼎力资助温仲和主纂的《光绪嘉应州志》;给香港大学捐赠10万元;给岭南大学捐了一座二层的“耀轩楼”;1910年,中国举办南洋劝业会,张氏兄弟带头捐款30万,以倡导“实业救国”。为周济贫苦乡民,张氏兄弟还设立松口、汕头乐善社,其他建桥筑路也不落人后,福建龙岩建峰桥、五星桥等,上海广东红十字会、孔教会,广东深水浦医院等都乐捐巨资,也曾捐出10万元给香港东华医院。

张氏兄弟还鼎力支持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张耀轩在梅州松口籍的同盟会员谢逸桥发动下,捐了一巨款支持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起义。在其“大力相助带动下,南洋华侨由是踊跃输将”。为此,民国成立后,孙中山先生特为张鸿南亲笔题赠了“博爱”大字斗方一幅,藉以表彰其支持革命的义举。

(中国)郑来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汇率牌价 卖 (Rp.) 买 (Rp.)
美元 USD 14,541 14,397
人民币 RMB 2,112 2,091
马币 MYR 3,487 3,449
新元 SGD 10,593 10,487
澳元 AUD 10,030 9,924
港元 HKD 1,852 1,834
欧元 EUR 16,254 16,092
英镑 GBP 18,596 18,411
日元 JPY(100) 13,230 13,095
Update : 2019年5月17日
来源:印尼中央银行
Harga emas 纯金(百克)牌价
日期 每克(Rp.)
2019年5月17日 616,000
2019年5月16日 620,000
来源:Logam Mulia-ANTAM
Page processed in 0.019 seconds.